“最美医生”孙宁:新疆的孩子需要我就来了

时间:2022-09-24

  2021年4月,孙宁带领北京儿童医院新疆医院医护团队在泌尿外科进行教学查房。受访者供图

  7岁的库图鲁克一直带着造瘘生活,因为1岁时的一场车祸,导致他位于盆腔内部的后尿道断裂,只能从肚子上外接管道和尿袋排尿。

  库图鲁克的家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田市,去乌鲁木齐看病得坐1小时40分钟的飞机,近1500公里。然而整个新疆的儿科医疗资源都相对匮乏,即使在乌鲁木齐也无法解决外伤性后尿道闭锁尿道吻合修复术这一世界级难题。

  值得庆幸的是,受惠于国家区域医疗中心建设,2021年4月,我国小儿泌尿外科“一把刀”孙宁为库图鲁克做了手术,困扰孩子多年的问题终于得到解决。

  近日,中央宣传部和国家卫健委公布了2022年“最美医生”名单,国家儿童医学中心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外科教研室名誉主任、泌尿外科主任医师孙宁名列其中。翻开孙宁的履历,除了拥有国内顶尖外科医生的成长轨迹和各种头衔、荣誉,64岁时远赴新疆任一院之长的经历更引人注意。

  64岁,对于业内顶尖外科医生来说,在供职的医院接诊全国其他地方救治不了的疑难杂症患儿,也是对社会莫大的贡献。然而,孙宁在花甲之年,跳出“舒适区”,远赴新疆筹建北京儿童医院新疆医院,书写了医者的另一种美。

  “新疆的孩子需要我,我就来了”是孙宁常说的一句话。新疆的孩子到底有多需要他,孙宁也是到了新疆之后才意识到的。

  孙宁到了新疆后,才对新疆的总面积占我国陆地面积的1/6有了切身体会。孙宁说,从乌鲁木齐派到其他地州接危重患儿的救护车,有的得需要两个司机,人歇车不歇,要跑两天两夜才能把患儿接回医院。

  然而,有些病在乌鲁木齐也看不了。从乌鲁木齐到北京又有3000多公里,坐火车得30多个小时。

  为缓解新疆孩子看病难的问题,2020年12月19日,国家区域医疗中心建设项目、北京儿童医院新疆医院(以下简称“新疆儿童医院”)在乌鲁木齐正式揭牌。孙宁担任新疆儿童医院的党委副书记、院长。

  2019年以来,国家发改委会同有关部门,扎实推进国家区域医疗中心建设。国家区域医疗中心建设是党中央、国务院作出的一项重大决策部署,是对我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建设经验的深入总结和提炼创新,是减少患者跨省就医、解决看病难问题的一项重要举措,具有重大意义和深远影响。

  2021年2月,孙宁带着北京儿童医院医务处、财务处、信息中心等部门同事组成的管理团队抵达新疆。北京儿童医院医务处处长、副主任医师陈晖随队抵疆,并担任新疆儿童医院副院长。

  新疆儿童医院是在当地一家综合医院基础上改建的,陈晖还记得第一次到这家医院时的场景:整个门诊大厅几乎没什么人,来看病的孩子很少,单日门诊量只有200人次。在北京儿童医院工作了近30年的陈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门诊大厅。她坦言,自己当时心里确实有些慌。

  原来的综合医院只有儿内科、儿外科和新生儿科,剩下的科室都是接诊成人的。改建医院的第一步是先把儿科相关科室的基本框架搭建起来。

  筹建科室过程中,北京儿童医院是新疆儿童医院的大后方,很多科室都是从北京调派专家统筹,再整合当地资源共同组建。新疆和北京有两个小时的“时差”,当地医院上午10点上班、晚上7点半下班,但是北京的上班时间是上午8点。由于工作繁忙,北京的很多专家早晨六七点就开始工作。为了顺利推进工作,在新疆的孙宁早晨也是从六七点就开始工作。

  新疆儿童医院刚开始运行时,当地老百姓对这家医院还缺乏了解,因此患儿也不是很多。其间,北京专家的个人影响力首先发挥了作用。

  家住新疆库尔勒的李斯阳的女儿尿道先天畸形,在乌鲁木齐做过多次手术,孩子尿失禁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已上三年级的女儿还一直穿着“尿不湿”。

  去年夏天,李斯阳多方打听后决定带孩子去北京找孙宁看病,没想到上网一查,孙宁来新疆了。在北京可能要等一两年的手术,李斯阳带着女儿在乌鲁木齐没几天就做上了。

  孙宁说,李斯阳女儿的手术是一台难度很高的手术。手术需要修复阴道和尿道之间的一个瘘口,但由于女孩还处于发育中,阴道和尿道都很细小,二者之间的隔膜很薄,不到两毫米。此外,尿道前面还有耻骨联合的骨头挡着,需要修复的地方显露困难。这些都增加了手术的难度,当然,这些并没有难住“一把刀”,手术很成功。

  女儿手术出院后,根据医生的指导,李斯阳开始训练孩子的憋尿能力,1个小时、两个小时、3个小时……没过1个月,孩子就告别了“尿不湿”。

  今年7月,李斯阳又带着孩子进行了最后一次复查。孙宁告诉他,孩子已经完全恢复,一直跟随这个家庭的乌云也彻底消散了。

  李斯阳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说,孙宁院长和北京的专家给新疆的孩子们带来了很大的福音。

  渐渐地,新疆儿童医院的名声传开了,老百姓的信任度也在上升,一家儿童专科医院的雏形开始显现:儿童耳鼻喉科、眼科、泌尿外科、风湿内分泌科、血液肿瘤科……新疆儿童医院新建成和整合了约20个儿科科室。

  除了最熟悉的看病、做手术之外,大到医院、地区医疗的发展规划,小到财务管理、设备采购、后勤基建等工作,这些之前几乎没有做过的事情,孙宁都需要操心、负责。陈晖感慨,这一年多“孙院长心事多了,白头发也多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孙宁的心事也开始一件件化解。今年7月,新疆儿童医院门诊量最多的一天达到了1760人次,门诊大厅变得忙碌了起来。

  为新疆医疗工作提供援助并不是从新疆儿童医院开始,只是这次的援助时间更长、更系统。国家区域医疗中心建设项目计划通过10年托管,在当地建成高水平的临床诊疗中心、高层次的人才培养基地和高水准的科研创新与转化平台,辐射全疆及周边地区,让更多患儿就近就医。

  10年,听起来挺久,但是在孙宁心里,时间还是十分紧张。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专访时,孙宁说:“医生的培养周期很长,除了向老师学、向教科书学、向文献学,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向病人学,这是一个积累的过程。把一名刚毕业的医学生培养成合格的医生,没个十年八年是不行的。”

  孙宁要从根源上解决新疆儿科医生培养问题。他计划争取先把新疆儿童医院纳入新疆医科大学或者石河子大学医学院的非直属附属医院。孙宁解释说,如果一家医院要引领一个地区的学科发展,必须是一所医学院校的附属医院或教学医院,只有这样才能有更多的教学任务,才能有本科生教育、研究生教育,这是解决问题的最重要的方法。

  孙宁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目前已经争取到了在新疆医科大学儿科学院给本科生讲授儿科临床理论课的任务。下一步,孙宁希望可以拿到大学儿科学系的资质,正式开展儿科理论教学和临床实习工作。以此为基础,再建设儿内科和儿外科的硕士点、博士点,以及博士后流动站等。

  从一名医学生变成一名合格的医生,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是必经之路。有的权威专家回顾大半辈子的从医路,他们会觉得基本功是在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阶段形成的。我国儿外科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标准细则正是由孙宁参与制定的。此外,我国儿内科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标准细则、儿内科和儿外科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基地的标准等均由以北京儿童医院专家为主的队伍制定的。

  经过多方努力,新疆儿童医院已顺利取得了全国儿内科、儿外科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基地的资质。孙宁说,这样才可以把毕业生留下来继续培训,然后再用10年的时间把毕业生培养成一名合格的儿科人才,“我们觉得是应该能做到的”。

  孙宁解释说,一个成熟的专业涉及梯队建设,这个梯队里有正高、副高、住院医等,只要这个梯队建设好了,这个专业就稳了。在新疆援助的北京专家终究有一天是要回北京的,这些专家回去后,是否还有高水平儿科医学人才解决新疆孩子们的病痛?孙宁正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

  新疆儿童医院是国家区域医疗中心项目中的一家医院。从2019年开始,全国已有50家医院参与了国家区域医疗中心建设,覆盖了我国20个省份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今年下半年,我国将启动第4批和第5批国家区域医疗中心项目建设,把剩余的11个省份全部纳入建设范围中来。

  这50家医院的建设都是由国内排名非常靠前的综合医院、专科医院或者中医医院来牵头主导。截至今年6月,50家医院共规划设置床位超过6万张,有效缓解了欠发达地区优质医疗资源紧张的局面,填补了有关地方在肿瘤、心血管、呼吸、儿科等专科能力方面的短板弱项。

  孙宁坦言,他是到了新疆之后才深刻地体会到了国家区域医疗中心建立的深远意义。在北京时,孙宁也在给孩子看病、做手术,做的还是高难度手术,为孩子解除病痛、为同行帮忙,他觉得很有价值。

  但是,到了新疆之后,孙宁发现没那么严重的患儿也不得不跑好几千公里去北京看病,他认为这不应该。而能到北京、上海等地方看病的患儿还是少数,绝大部分患儿只能在新疆看病。

  也正是目睹了新疆患儿看病的困难,孙宁才体会到,只有通过国家区域医疗中心建设,系统地提升当地儿科医疗能力,才能最大限度地解决当地患儿看病难的问题。

  孙宁说,作为国家儿童医学中心、北京儿童医院“土生土长”的医生,当国家着手部署区域医疗中心时,自己有责任投身其中,帮助更多的有需要的患儿。

  8月26日,记者再次采访孙宁的当天,他像往常一样提前半个小时去病房查房,以便可以直接了解患儿病情并组织儿外科医生开展业务学习和临床病例讨论,也可以有更多时间处理医院运行的工作。正如他所说,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必须抓紧时间。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报社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7岁的库图鲁克一直带着造瘘生活,因为1岁时的一场车祸,导致他位于盆腔内部的后尿道断裂,只能从肚子上外接管道和尿袋排尿。

  库图鲁克的家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田市,去乌鲁木齐看病得坐1小时40分钟的飞机,近1500公里。然而整个新疆的儿科医疗资源都相对匮乏,即使在乌鲁木齐也无法解决外伤性后尿道闭锁尿道吻合修复术这一世界级难题。

  值得庆幸的是,受惠于国家区域医疗中心建设,2021年4月,我国小儿泌尿外科“一把刀”孙宁为库图鲁克做了手术,困扰孩子多年的问题终于得到解决。

  近日,中央宣传部和国家卫健委公布了2022年“最美医生”名单,国家儿童医学中心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外科教研室名誉主任、泌尿外科主任医师孙宁名列其中。翻开孙宁的履历,除了拥有国内顶尖外科医生的成长轨迹和各种头衔、荣誉,64岁时远赴新疆任一院之长的经历更引人注意。

  64岁,对于业内顶尖外科医生来说,在供职的医院接诊全国其他地方救治不了的疑难杂症患儿,也是对社会莫大的贡献。然而,孙宁在花甲之年,跳出“舒适区”,远赴新疆筹建北京儿童医院新疆医院,书写了医者的另一种美。

  “新疆的孩子需要我,我就来了”是孙宁常说的一句话。新疆的孩子到底有多需要他,孙宁也是到了新疆之后才意识到的。

  孙宁到了新疆后,才对新疆的总面积占我国陆地面积的1/6有了切身体会。孙宁说,从乌鲁木齐派到其他地州接危重患儿的救护车,有的得需要两个司机,人歇车不歇,要跑两天两夜才能把患儿接回医院。

  然而,有些病在乌鲁木齐也看不了。从乌鲁木齐到北京又有3000多公里,坐火车得30多个小时。

  为缓解新疆孩子看病难的问题,2020年12月19日,国家区域医疗中心建设项目、北京儿童医院新疆医院(以下简称“新疆儿童医院”)在乌鲁木齐正式揭牌。孙宁担任新疆儿童医院的党委副书记、院长。

  2019年以来,国家发改委会同有关部门,扎实推进国家区域医疗中心建设。国家区域医疗中心建设是党中央、国务院作出的一项重大决策部署,是对我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建设经验的深入总结和提炼创新,是减少患者跨省就医、解决看病难问题的一项重要举措,具有重大意义和深远影响。

  2021年2月,孙宁带着北京儿童医院医务处、财务处、信息中心等部门同事组成的管理团队抵达新疆。北京儿童医院医务处处长、副主任医师陈晖随队抵疆,并担任新疆儿童医院副院长。

  新疆儿童医院是在当地一家综合医院基础上改建的,陈晖还记得第一次到这家医院时的场景:整个门诊大厅几乎没什么人,来看病的孩子很少,单日门诊量只有200人次。在北京儿童医院工作了近30年的陈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门诊大厅。她坦言,自己当时心里确实有些慌。

  原来的综合医院只有儿内科、儿外科和新生儿科,剩下的科室都是接诊成人的。改建医院的第一步是先把儿科相关科室的基本框架搭建起来。

  筹建科室过程中,北京儿童医院是新疆儿童医院的大后方,很多科室都是从北京调派专家统筹,再整合当地资源共同组建。新疆和北京有两个小时的“时差”,当地医院上午10点上班、晚上7点半下班,但是北京的上班时间是上午8点。由于工作繁忙,北京的很多专家早晨六七点就开始工作。为了顺利推进工作,在新疆的孙宁早晨也是从六七点就开始工作。

  新疆儿童医院刚开始运行时,当地老百姓对这家医院还缺乏了解,因此患儿也不是很多。其间,北京专家的个人影响力首先发挥了作用。

  家住新疆库尔勒的李斯阳的女儿尿道先天畸形,在乌鲁木齐做过多次手术,孩子尿失禁的问题还是没有解决。已上三年级的女儿还一直穿着“尿不湿”。

  去年夏天,李斯阳多方打听后决定带孩子去北京找孙宁看病,没想到上网一查,孙宁来新疆了。在北京可能要等一两年的手术,李斯阳带着女儿在乌鲁木齐没几天就做上了。

  孙宁说,李斯阳女儿的手术是一台难度很高的手术。手术需要修复阴道和尿道之间的一个瘘口,但由于女孩还处于发育中,阴道和尿道都很细小,二者之间的隔膜很薄,不到两毫米。此外,尿道前面还有耻骨联合的骨头挡着,需要修复的地方显露困难。这些都增加了手术的难度,当然,这些并没有难住“一把刀”,手术很成功。

  女儿手术出院后,根据医生的指导,李斯阳开始训练孩子的憋尿能力,1个小时、两个小时、3个小时……没过1个月,孩子就告别了“尿不湿”。

  今年7月,李斯阳又带着孩子进行了最后一次复查。孙宁告诉他,孩子已经完全恢复,一直跟随这个家庭的乌云也彻底消散了。

  李斯阳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说,孙宁院长和北京的专家给新疆的孩子们带来了很大的福音。

  渐渐地,新疆儿童医院的名声传开了,老百姓的信任度也在上升,一家儿童专科医院的雏形开始显现:儿童耳鼻喉科、眼科、泌尿外科、风湿内分泌科、血液肿瘤科……新疆儿童医院新建成和整合了约20个儿科科室。

  除了最熟悉的看病、做手术之外,大到医院、地区医疗的发展规划,小到财务管理、设备采购、后勤基建等工作,这些之前几乎没有做过的事情,孙宁都需要操心、负责。陈晖感慨,这一年多“孙院长心事多了,白头发也多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孙宁的心事也开始一件件化解。今年7月,新疆儿童医院门诊量最多的一天达到了1760人次,门诊大厅变得忙碌了起来。

  为新疆医疗工作提供援助并不是从新疆儿童医院开始,只是这次的援助时间更长、更系统。国家区域医疗中心建设项目计划通过10年托管,在当地建成高水平的临床诊疗中心、高层次的人才培养基地和高水准的科研创新与转化平台,辐射全疆及周边地区,让更多患儿就近就医。

  10年,听起来挺久,但是在孙宁心里,时间还是十分紧张。在接受中青报·中青网记者专访时,孙宁说:“医生的培养周期很长,除了向老师学、向教科书学、向文献学,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向病人学,这是一个积累的过程。把一名刚毕业的医学生培养成合格的医生,没个十年八年是不行的。”

  孙宁要从根源上解决新疆儿科医生培养问题。他计划争取先把新疆儿童医院纳入新疆医科大学或者石河子大学医学院的非直属附属医院。孙宁解释说,如果一家医院要引领一个地区的学科发展,必须是一所医学院校的附属医院或教学医院,只有这样才能有更多的教学任务,才能有本科生教育、研究生教育,这是解决问题的最重要的方法。

  孙宁正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目前已经争取到了在新疆医科大学儿科学院给本科生讲授儿科临床理论课的任务。下一步,孙宁希望可以拿到大学儿科学系的资质,正式开展儿科理论教学和临床实习工作。以此为基础,再建设儿内科和儿外科的硕士点、博士点,以及博士后流动站等。

  从一名医学生变成一名合格的医生,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是必经之路。有的权威专家回顾大半辈子的从医路,他们会觉得基本功是在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阶段形成的。我国儿外科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标准细则正是由孙宁参与制定的。此外,我国儿内科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标准细则、儿内科和儿外科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基地的标准等均由以北京儿童医院专家为主的队伍制定的。

  经过多方努力,新疆儿童医院已顺利取得了全国儿内科、儿外科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基地的资质。孙宁说,这样才可以把毕业生留下来继续培训,然后再用10年的时间把毕业生培养成一名合格的儿科人才,“我们觉得是应该能做到的”。

  孙宁解释说,一个成熟的专业涉及梯队建设,这个梯队里有正高、副高、住院医等,只要这个梯队建设好了,这个专业就稳了。在新疆援助的北京专家终究有一天是要回北京的,这些专家回去后,是否还有高水平儿科医学人才解决新疆孩子们的病痛?孙宁正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

  新疆儿童医院是国家区域医疗中心项目中的一家医院。从2019年开始,全国已有50家医院参与了国家区域医疗中心建设,覆盖了我国20个省份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今年下半年,我国将启动第4批和第5批国家区域医疗中心项目建设,把剩余的11个省份全部纳入建设范围中来。

  这50家医院的建设都是由国内排名非常靠前的综合医院、专科医院或者中医医院来牵头主导。截至今年6月,50家医院共规划设置床位超过6万张,有效缓解了欠发达地区优质医疗资源紧张的局面,填补了有关地方在肿瘤、心血管、呼吸、儿科等专科能力方面的短板弱项。

  孙宁坦言,他是到了新疆之后才深刻地体会到了国家区域医疗中心建立的深远意义。在北京时,孙宁也在给孩子看病、做手术,做的还是高难度手术,为孩子解除病痛、为同行帮忙,他觉得很有价值。

  但是,到了新疆之后,孙宁发现没那么严重的患儿也不得不跑好几千公里去北京看病,他认为这不应该。而能到北京、上海等地方看病的患儿还是少数,绝大部分患儿只能在新疆看病。

  也正是目睹了新疆患儿看病的困难,孙宁才体会到,只有通过国家区域医疗中心建设,系统地提升当地儿科医疗能力,才能最大限度地解决当地患儿看病难的问题。

  孙宁说,作为国家儿童医学中心、北京儿童医院“土生土长”的医生,当国家着手部署区域医疗中心时,自己有责任投身其中,帮助更多的有需要的患儿。

  8月26日,记者再次采访孙宁的当天,他像往常一样提前半个小时去病房查房,以便可以直接了解患儿病情并组织儿外科医生开展业务学习和临床病例讨论,也可以有更多时间处理医院运行的工作。正如他所说,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必须抓紧时间。


上一篇:孩子疼得打滚 查出幽门螺杆菌 医生这样说
下一篇:雍禾医疗推出“强医计划”:将开展门诊医生和手术医生一体化培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