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怀绝技 医者仁心:高山滑雪医疗保障团队滑雪医生怀伟

时间:2022-01-06

  怀伟,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医师,同时也是2022年北京冬奥会滑雪医疗保障梦之队的一名滑雪医生。这次他将与另外4名北医三院的同事一起,参与北京冬奥会滑雪比赛的场内救援工作。怀伟执行的医疗保障任务是北京延庆高山滑雪项目医疗保障。

  滑雪能力是基础,医疗救援能力是核心。从2018年起,他们平均每年冬天至少有四周的时间,前往指定地点参加相关培训。

  高山滑雪比赛也被称为冬奥会赛场“皇冠上的明珠”,怀伟与同伴们成为了中国第一批高山滑雪医生。据了解,大众滑雪是机压雪道,而奥运会的赛道使用冰状雪,且赛道坡度非常陡,一般都在30度以上。运动员一旦发生事故,滑雪医生要身背超过15公斤重的救援背包,4分钟之内来到运动员身边。在这个过程中,仅靠普通的滑雪技能远远不能满足救援任务。

  在零下20度至25度的气温下,滑行起来不会感觉特别冷,但实施救援需要或卧或跪在雪地上,把很厚的手套摘掉,连续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不能动。在既没有医院室内专业仪器设备,也没有辅助检查条件的情况下,滑雪医生如何能够使用一套较好的流程,解决可能会遇到的各种各样的创伤?这对滑雪医生来说,是一种艰巨的挑战。

  虽然滑雪医生在我国起步较晚,但是怀伟希望通过和同伴们的不懈努力,通过实践,借鉴国外的经验,可以摸索出一套适合我们中国国情的高山滑雪救援流程。

  随着更多的经验积累,队伍不断壮大。中国滑雪医生能走出国门,到国外去参加其他国家举行的大型赛事保障,包括奥运会的高山滑雪保障,是怀伟的心愿。

  这是2021年3月14日,国家高山滑雪中心医疗队医生怀伟(中)与队友在崇礼参加雪地救援培训。

  这是2021年12月12日,国家高山滑雪中心医疗队医生怀伟(左)在北京与队友们一起进行滑雪训练。

  这是2021年2月21日,国家高山滑雪中心医疗队医生怀伟(右)在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测试活动期间与同事在赛道旁值守。

  这是2021年3月13日,国家高山滑雪中心医疗队医生怀伟(前)与队友在崇礼训练。

  这是2021年2月21日,国家高山滑雪中心医疗队医生怀伟在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测试活动期间保养自己的滑雪板。

  这是2021年11月26日,怀伟(左)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急诊手术室里,为一位呼吸困难的患者进行胸部穿刺减压治疗。

  怀伟,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医师,同时也是2022年北京冬奥会滑雪医疗保障梦之队的一名滑雪医生。这次他将与另外4名北医三院的同事一起,参与北京冬奥会滑雪比赛的场内救援工作。怀伟执行的医疗保障任务是北京延庆高山滑雪项目医疗保障。

  滑雪能力是基础,医疗救援能力是核心。从2018年起,他们平均每年冬天至少有四周的时间,前往指定地点参加相关培训。

  高山滑雪比赛也被称为冬奥会赛场“皇冠上的明珠”,怀伟与同伴们成为了中国第一批高山滑雪医生。据了解,大众滑雪是机压雪道,而奥运会的赛道使用冰状雪,且赛道坡度非常陡,一般都在30度以上。运动员一旦发生事故,滑雪医生要身背超过15公斤重的救援背包,4分钟之内来到运动员身边。在这个过程中,仅靠普通的滑雪技能远远不能满足救援任务。

  在零下20度至25度的气温下,滑行起来不会感觉特别冷,但实施救援需要或卧或跪在雪地上,把很厚的手套摘掉,连续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不能动。在既没有医院室内专业仪器设备,也没有辅助检查条件的情况下,滑雪医生如何能够使用一套较好的流程,解决可能会遇到的各种各样的创伤?这对滑雪医生来说,是一种艰巨的挑战。

  虽然滑雪医生在我国起步较晚,但是怀伟希望通过和同伴们的不懈努力,通过实践,借鉴国外的经验,可以摸索出一套适合我们中国国情的高山滑雪救援流程。

  随着更多的经验积累,队伍不断壮大。中国滑雪医生能走出国门,到国外去参加其他国家举行的大型赛事保障,包括奥运会的高山滑雪保障,是怀伟的心愿。

  这是2021年11月26日,怀伟(左)在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急诊留观病房内,对住院医师进行床旁查房和带教工作。

  怀伟,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医师,同时也是2022年北京冬奥会滑雪医疗保障梦之队的一名滑雪医生。这次他将与另外4名北医三院的同事一起,参与北京冬奥会滑雪比赛的场内救援工作。怀伟执行的医疗保障任务是北京延庆高山滑雪项目医疗保障。

  滑雪能力是基础,医疗救援能力是核心。从2018年起,他们平均每年冬天至少有四周的时间,前往指定地点参加相关培训。

  高山滑雪比赛也被称为冬奥会赛场“皇冠上的明珠”,怀伟与同伴们成为了中国第一批高山滑雪医生。据了解,大众滑雪是机压雪道,而奥运会的赛道使用冰状雪,且赛道坡度非常陡,一般都在30度以上。运动员一旦发生事故,滑雪医生要身背超过15公斤重的救援背包,4分钟之内来到运动员身边。在这个过程中,仅靠普通的滑雪技能远远不能满足救援任务。

  在零下20度至25度的气温下,滑行起来不会感觉特别冷,但实施救援需要或卧或跪在雪地上,把很厚的手套摘掉,连续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不能动。在既没有医院室内专业仪器设备,也没有辅助检查条件的情况下,滑雪医生如何能够使用一套较好的流程,解决可能会遇到的各种各样的创伤?这对滑雪医生来说,是一种艰巨的挑战。

  虽然滑雪医生在我国起步较晚,但是怀伟希望通过和同伴们的不懈努力,通过实践,借鉴国外的经验,可以摸索出一套适合我们中国国情的高山滑雪救援流程。

  随着更多的经验积累,队伍不断壮大。中国滑雪医生能走出国门,到国外去参加其他国家举行的大型赛事保障,包括奥运会的高山滑雪保障,是怀伟的心愿。

  这是2021年3月14日,国家高山滑雪中心医疗队医生怀伟(左一)与队友在崇礼训练。

  怀伟,北京大学第三医院急诊科副主任医师,同时也是2022年北京冬奥会滑雪医疗保障梦之队的一名滑雪医生。这次他将与另外4名北医三院的同事一起,参与北京冬奥会滑雪比赛的场内救援工作。怀伟执行的医疗保障任务是北京延庆高山滑雪项目医疗保障。

  滑雪能力是基础,医疗救援能力是核心。从2018年起,他们平均每年冬天至少有四周的时间,前往指定地点参加相关培训。

  高山滑雪比赛也被称为冬奥会赛场“皇冠上的明珠”,怀伟与同伴们成为了中国第一批高山滑雪医生。据了解,大众滑雪是机压雪道,而奥运会的赛道使用冰状雪,且赛道坡度非常陡,一般都在30度以上。运动员一旦发生事故,滑雪医生要身背超过15公斤重的救援背包,4分钟之内来到运动员身边。在这个过程中,仅靠普通的滑雪技能远远不能满足救援任务。

  在零下20度至25度的气温下,滑行起来不会感觉特别冷,但实施救援需要或卧或跪在雪地上,把很厚的手套摘掉,连续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不能动。在既没有医院室内专业仪器设备,也没有辅助检查条件的情况下,滑雪医生如何能够使用一套较好的流程,解决可能会遇到的各种各样的创伤?这对滑雪医生来说,是一种艰巨的挑战。

  虽然滑雪医生在我国起步较晚,但是怀伟希望通过和同伴们的不懈努力,通过实践,借鉴国外的经验,可以摸索出一套适合我们中国国情的高山滑雪救援流程。

  随着更多的经验积累,队伍不断壮大。中国滑雪医生能走出国门,到国外去参加其他国家举行的大型赛事保障,包括奥运会的高山滑雪保障,是怀伟的心愿。

  这是2021年3月13日,国家高山滑雪中心医疗队医生怀伟(左二)与队友在崇礼参加雪地救援培训。


上一篇:《灵异医生》首播:rain颜值演技双双在线与金汎互看不顺眼
下一篇:边城东兴疫情下我们一起拼搏高考【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