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企业做医疗 不只卖药

时间:2022-01-18

  疫情催化之下,互联网医疗健康行业逆势增长,备受资本青睐,同时,监管政策的明晰和收紧为行业控住了“火候”。

  在盈利模式未明晰、群雄混战的态势中,互联网企业的价值空间究竟在哪里?总的来说,从各企业的探索方向来看,有四方面明显转变:资源链接由线上转向线下,服务范围由医疗拓展至大健康,创新重点由“药”转向“医”,引流通道由重渠道转向重内容。

  中国互联网协会2021年7月发布的《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21)》显示,2020年,中国互联网医疗健康市场规模达到1961亿元,同比增长47%,报告预测,2021年,中国互联网医疗健康市场将达到2831亿元,同比增长45%;大健康产业整体营收到7.4万亿元,同比增长7.2%;医疗信息化市场规模突破650亿元,同比增长18.6%。

  同比增长47%,这个增速超过了网络音视频(44%)、云计算(33.6%)等其他互联网产业,在2020年可谓惊艳。

  资本市场也青眼有加。2021年,互联网医疗行业大额融资频现,头部效应显现。据动脉网《2021互联网医院行业报告》,从2020年8月至2021年9月,互联网医院领域一级市场共有16起融资并购事件,总融资额达234亿元人民币,约一半的融资处于C轮及之后,其中,发生在2021年的有圆心科技、微医、叮当快药、康爱多、好心情的多项融资并购。

  2021年,互联网医疗行业迎来一波上市潮,微医、叮当快药、智云健康、圆心科技先后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医脉通成功上市香港联交所。

  2021年一开局,“规范发展”就成为互联网医疗行业政策面的主基调。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中,“互联网+医疗健康”第三年被写入,用词是“规范发展”。

  互联网医疗在2018年拿到正式“准生证”(即《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等3个文件出台)后,在互联网上进行常见病、慢性病的复诊被明文许可,相关的管理、监管办法也有了框架和制度设计。在此后数年间,我国互联网医院数量迅速增加,实际操作中出现了各种新问题和争议点,亟须监管办法来进一步明确、划定界限,例如,关于“复诊”的界定,关于互联网首诊能否放开,关于网售处方药的合规问题等。

  2021年11月,上述问题在新公布的《互联网诊疗监管细则(征求意见稿)》中有了答案,互联网首诊仍未开放,目前只允许在线上进行复诊,但同时对复诊如何判断有了更明确的规范,即,将判断权力交给接诊医生,医生需要从患者处拿到相关证明资料。

  对于2021年行业中曝出的药品回扣线上化问题,网购处方药不规范问题,上述征求意见稿也明确:禁止统方、补方等问题发生,医疗卫生人员的个人收入不得与药品和医学检查收入相挂钩。

  “随着医改进入深水区,发展互联网医院应成为深化医改的助推器,而非绕开医改的避风港”,中国社会科学院健康业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陈秋霖谈到,互联网医疗注定是“严监管”领域,因为医疗行为必须是全程监管、可追溯、责任可倒追的过程。

  这份监管细则出台后,必将影响深远,一方面,它针对若干行业弊病提出了禁止措施,会成为今后整治和执法行动的依据,也会影响行业走向,另一方面,它在细节上进一步明确了线上线下一体化管理的大原则。

  总体上,陈秋霖认为,新冠疫情后,互联网医疗相关的政策进展是乐观的,疫情刚出现时,多部门出台政策推动互联网医疗发展,监管细则是在推动行业发展的同时对行业提出了规范要求。

  “这个行业虽然很热,但是并不挣钱,行业还处在发展的起步阶段”,这是陈秋霖对互联网医疗行业的基本判断,直指互联网医疗企业还未明晰的盈利模式问题。

  对于公立医院主导的互联网医院来说,互联网医疗是公共卫生事业的一部分,盈利问题不在讨论范畴,而对于互联网平台主导的互联网医院来说,盈利是行业发展的基本驱动力和可持续发展先决条件。

  在我国的医疗卫生体制下,医疗资源主要集中在线下的公立医疗机构,在公立医院已大批入场的情况下,互联网平台办互联网医院,它的价值空间究竟在哪里?

  这个问题,从互联网企业一路摸索转型的历程能够窥见一角。医疗是个资源短缺又信息严重不对称的领域,互联网普及之初,挂号是公众的第一需求,以微医、好大夫为代表的挂号平台崛起;随着互联网论坛文化的兴起,丁香园应运而生,聚集大量医生用户,并伴随着内容行业的爆发而打出知名度和影响力;互联网大厂入局后,新诞生的行业巨头带有母系资本的鲜明印迹,如阿里健康、京东健康就以医药电商为主要支柱。

  随着政策的放开和规范,在线问诊几乎成为互联网医疗企业的“标配”功能,而在网售处方药监管收紧的背景下,可以预见的是,市面上众多的医药电商平台将与具备问诊开方权限的互联网医院产生更为紧密的关联。

  而从目前局面来看,被证明稳能赚钱的领域只有医药电商,其他领域情况不一,与企业本身的运营能力息息相关,并已呈现头部企业的虹吸效应。

  虽然已有头部企业领跑,但互联网医疗还处于群雄混战、百花齐放的行业生态之中,反垄断的大棒暂时还没有打到这个领域。

  大家都在默默补课的是内容领域。平安健康在上半年推出了医生科普大赛,数月时间内征集到了近两千个来自医生的科普视频;阿里健康旗下的医鹿APP也进行了开放征稿,重点放在大健康类、母婴类、美容类、测评类等,征稿启事上标明稿费水平:800元/篇;百度也在打造全新科普内容“百度健康医典”,借助搜索入口对于用户关注热点的信息优势来生产内容;字节跳动入场稍晚,其旗下的“小荷”APP设置了颇具特色的患者案例分享板块,并进行社群化动作,还开始置入母公司擅长的视频产品。

  会员制是不少平台在尝试的产品模式。据课题组初步统计,好大夫在线、春雨医生、微医、人民好医生、丁香医生、平安健康等均开通了不同形式的会员服务,有以时间为单位享受的包月、包年私人医生服务,有价格从9.9元包月至数千元不等的“家庭套餐”,还有针对不同群体不同需求的个性化定制套餐,如儿科专享套餐、萌新妈妈卡、鼻炎康复卡等等。

  一些另辟蹊径者瞄准了医生群体。2021年初,腾讯健康面向医生推出云上工作台“腾讯云医”,借助微信小程序入口,帮助医生进行患者管理、随访等。百度上线“轻竹健康”品牌,推出小程序“轻竹管家”、轻竹健康APP医生版,协助医生进行患者管理,同时推出相关项目计划,扶持医生和MCN机构。丁香园已在医生社群领域运营多年,在对用药助手等成熟产品升级换代的同时,也在基层医生培训方面继续深耕。

  也有企业在专业化的道路上深耕。医联坚持“严肃医疗”战略,成立学术委员会,启动多学科专家共识项目,推出糖尿病等多个病种的线上疾病管理SOP。京东健康持续探索专病专科领域,已开设心脏中心、耳鼻喉中心、中医院、呼吸中心、精神心理中心等27个专科中心,并牵头组建“互联网医疗专家委员会”,探索线上线下一体化质控标准。


上一篇:上海:医疗机构加快转向“以健康为中心”
下一篇:天津九安医疗电子股份有限公司 股票交易风险提示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