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捅鼻子”是噩梦?90后护士拿自己做试验让被采集者少痛苦

时间:2022-01-28

  当棉签又快又深地捅进鼻腔深处,有的人感觉直冲天灵盖般酸爽;有人直言硬汉也被捅哭,眼泪在拭子抵达鼻咽腔后壁的一瞬间飙了出来;想躲?没用。棉签在鼻腔深处转圈时,就仿佛吸了芥末油,涕泗横流;而“和风细雨”般温柔的检测,则少之又少。

  几天前,河南省许昌禹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急诊科90后护士刘锦帆的一则视频被广为传播:她对着手机,将一根又细又长的棉签送进鼻腔,随着棉签的深入,她忍不住闭上了眼……

  1月20日,为了支援禹州市隔离点的大规模核酸检测工作,刘锦帆决定,先把自己当成试验者,摸索出更舒服的方法,让被采集者能少一点痛苦。

  做护士十年,刘锦帆做过无数次医疗操作。很多人认为既然是做检测、接受治疗的,忍受疼痛是理所应当,只是细节而已。

  但刘锦帆认为,当医患关系还原成最基本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当医护人员设身处地为患者思虑,每一个小细节都是重要的事。

  直到将棉签伸进自己的鼻腔前,我和绝大多数被检测者一样,想到在核酸检测时要被“捅鼻子”,都打心底里发怵。

  恐惧感源于第一次被做核酸检测时的体验。我第一次被做鼻拭子时,因为棉签捅得很快又深,一瞬间痛感向我袭来,甚至出了血。而和我有类似经历的人并不在少数,因为感受过这种不适,所以作为护士,我特别理解受检者对这根棉签的望而生却。

  1月17日,因为禹州本地疫情,我接到通知接下来要支援隔离点工作。每天早上,隔离人员都要接受双检单采,所谓双检单采,是受检者需要接受鼻拭子和咽拭子检测,将采集拭子放到一个采集管中,随后送检。

  这也意味着我需要高频次给隔离人员做核酸检测。在此之前,我们给医院职工、病人做核酸检测,都是采用咽拭子,给别人做鼻拭子检测,还没有真正实践过,对我来说,是个从未有过的全新体验。

  实际上,在疫情发生初期,在去年河南疫情时期和这次禹州疫情在内,我们已经接受过多次对于鼻咽拭子采集的培训,对于鼻咽拭子的理论操作、要点和要素,早已了然于心。

  记得当初第一次做咽拭子前,我跟急诊科的同事为了可以更快上手,我们两两之间对采,先给对方做试验,一个人做两三次差不多就找到手感了。

  咽拭子需要将面前深入两侧的咽扁桃体和咽喉壁,一个部位要擦拭采集至少3次,一个咽拭子下来,加起来至少得擦拭9次。在之前多次的核酸检测中,经常会有人因为感到不适而不太配合,我们发现,对方张嘴时如果舌头不太配合,我们就没办法非常准确地看到两侧的扁桃体和咽后壁,也会对采集造成困难。

  咽拭子和鼻拭子的操作对医务人员来说其实是很简单的,但对被采集者来说,或多或少都有些不适感。

  所以,需要操作鼻拭子时,我们依然决定,为了更准确找到能让被检测者更加舒服的方法,先拿自己做试验。

  没想到的是,这一次,我也成了“不配合”的受检者。当棉签刚刚进入鼻腔时,我立刻就觉得痒,这种异物感和刺激感让我几乎是下意识地想抗拒,不想再让棉签进一步向深处去。

  因为没有镜子,我只能拿着手机自拍,对着屏幕观察。再一次给自己做好心理准备,调整好仰头的角度,让拭子垂直于面部,慢慢地再探到鼻咽腔后壁,停留15秒,转动3圈。一次操作下来,我发现,如果手法温柔一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受。

  如果直接将棉棒往鼻子里捅,很容易会让鼻腔出血,如果感到阻力,可以调整下棉棒的角度,知道采集时用什么手法会带来什么感觉,再给同事操作时,我心里就有了底。

  在隔离点,我已经工作了一周,每天从凌晨3点到早上10点左右,除了定时给隔离人员检测体温外,我主要负责核酸报表和核酸检测的采集,核酸检测通常在6点半至7点间开始,我们穿着防护服在房间门外,只开着一道门缝,给里面的隔离人员做核酸。

  在我们这个隔离区有的人需要做双检双采,有的需要做双检单采,大概一天需要采100多份。

  虽然隔离区的大家已经做过很多次核酸检测,每次检测前,我还是会嘱咐让对方坐在椅子上,这样在做鼻拭子时不至于因为抗拒而将身体往后仰造成危险,稍微忍一忍,不要皱鼻子,也会让鼻拭子更快完成。我也向隔壁病区的护士长请教过,如果受检者在做鼻拭子时,在戴上口罩的情况下嘴巴微张,在鼻腔打开时,也能减轻一点不适感。

  其实,给自己做鼻拭子,也只是工作再普通不过的一次练习。我已经工作十年了,我觉得做一名护士需要的不仅仅是温柔,更多是专业和责任。

  我最初选择做护士,只是因为家人生病,想更好地照顾家人。儿时,戴着燕帽的护士在我心里就是温柔的代名词。2011年,我从护理专业毕业成为了一名护士。在特殊紧急情况频发的急诊科工作的几年间,我曾经被病人用深夜的水果抚慰过,也曾被不理解的家属责备过。

  这几年来,我能很明显感受到现在很多病人都会换位思考,即使在工作中有些不足的地方,也能对我们医护人员有所包容。而作为医护工作者,一直以来,在工作里,我们护士长常常也会告诫我们,要体谅病人,换位思考,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和误会。想病人之所想,解病人之所难,哪怕只是核酸过程中几秒钟的不适,希望能通过摸索出的一些经验,稍稍减轻一些受检者的不适,而不是让对方必须承受疼痛。


上一篇:新起点 新征程——九江市濂溪区人民医院举行2021年度全院护士大会(组图)
下一篇:“手术室里全是钱”横幅科室领导视若无睹 就不只是护士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