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医生和护士会很难:离不开的体制涨不了的工资

时间:2022-02-13

  根据全国大医院门诊量数据:2016年门诊量超过400万人次的仅有20家,到了2020年,数量已经增加至34家。

  根据国家卫健委的中国卫生统计年鉴:2019年,各地区医疗卫生机构的诊疗人数达到87.19亿人次,比2018年增长4.94%,比新医改启动的2015年增长了13.36%。

  张文宏也要连续出诊10小时。2020年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门诊量超过480万人次,相比2019年,增长30.08%。

  看病到深夜是华山医院医生的常态。根据新闻报道,2021年底,国家传染病医学中心主任张文宏在出诊的日子里要连续看病10多个小时,基本顾不上休息和吃饭。皮肤科副主任医师陈连军甚至365天全年无休。

  疫情期间感染患者人数陡增,基本诊治之后,医生也就去病房视察一下,大部分工作量都是护士来承担的。加上也有患者不配合,护士也有苦难言。

  如果能重新开始,我不会选择医生 “医生越老越吃香”,但也不是所有医生都这样。北京石景山一家公立医院的内科医生表示:自己这份工作最多也就是个“旱涝保收”,年关前后,工作压力也会更大。

  近两年很多人因为疫情就地过年,春节假期值班医生的工作量大幅增加。年轻医生经验少,再说也不能老让年轻人冲在前面,所以年资高的专家也陆续接到更多的转诊患者。

  然而,医院常年人满为患,看也看不完,医生承担巨大医患纠纷风险之外,收入也差强人意。

  收入增长缓慢,灰色地带风险太大 更让医护人员心理不平衡的,是不匹配的收入。

  之前网上流传着一张三甲医院正高级别骨科医生的收入明细:基本工资、季度奖金、年终奖、飞刀、讲课、会议等各类项目加在一起,年收入约为200万元。但其中讲课、会议、项目收入占了大部分。

  对于大多数普通医生来说,那些钱是他们赚不到的,只能从医院拿死工资。调查显示:全国136家医院的2万多一线临床医生,对自己收入不满意的比例超过7成。

  阳光收入不高,一些医生就开始游走在灰色地带。中国的医疗服务有很细的划分,小到一次注射、一次换纱布,都制定出了明细价格。但是这些钱并不是直接支付给医务人员的。患者向医院付费,医院再进行二次分配,这其中就有很多不合理的部分。

  例如,患者花费三、四万元做手术,其中药费、器材费等占了很大部分,真正的手术费可能只要一万左右。而且这一万也不是全部都作为医务人员的个人收入,医生想要从真正体现劳动价值的手术费里赚回自己的“手艺钱”,几乎不可能。因此才会诞生出大量的回扣问题。

  但是,2018年以来医疗反腐之风越刮越猛,有同事因为收回扣被发现,被停职三年,现在很多医生也不敢冒这个险了。

  随着反腐和医院管理的加强,医生收入的另一项重要来源“科研经费”也得到严管。国家卫健委2021年3月披露的公共预算,部属40多家公立医院2021年的预算数为38.40亿元,比2020年执行数减少72.92%。

  据了解,部分医院确实存在招聘困难的情况,2021年4月,安徽无为市人民医院的多个医生岗位招聘,因为无人报考以及报考人数不足不得已取消。388人报名笔试,却有近200人缺考。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北上广一线城市。深圳一家医院的表示:现在互联网发达,现在的孩子也都知道是个什么情况。拼命努力很多年还不赚钱,哪还有人来学医。

  不仅如此,深圳等城市也在如火如荼地取消医生编制。“新招的医生都没有编制,有编制的都在挣扎,没编制的,招了以后也很难留住”。现在,深圳形成的局面便是,普通医护人员流动性更高,招聘难,留下更难。

  有地方已经开始“招安”没编制的医生,2021年12月,河北省卫健委发布《推广福建省三明市医改经验的工作方案》,明确用好编制资源,将符合条件的编外人员纳入编制管理;2022年1月24日,广东卫健委也发布了类似的政策,在“广东学三明”的医改文件中,明确表示编外人员择优入编。

  医生的未来到底是加强编制,还是取消编制,目前尚不得知。但医生脱离体制,发展机会大概率不容易太好。


上一篇:百色市医疗物资储备充足
下一篇:惨痛教训赔偿36万护士写错名字致输液患者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