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年女护士死于家中保姆报警丈夫进门后一句话引起警方注意

时间:2022-02-23

  刑警们抵达案发现场后,对现场进行保护,随后开始进行现场勘察。这是一栋新建的7层宿舍楼,案发住户位于这栋楼的二单元一楼。刑警联系到拨打报警电线岁出头的年轻姑娘,在死者家任职保姆,已经在这户人家工作两年多的时间。

  面对刑警的询问,保姆将自己的情况以及发现死者的过程讲了出来。保姆名叫金萍,老家在河南,两年多前来到西安务工,应聘到死者家当了保姆。这家的男主人名叫蔺宇飞,是一名医务工作者,在一家医院任职骨科主任。死者是这家的女主人,名叫梁洁,与丈夫同在一家医院工作,是医院的一名护士。夫妻二人有一个女儿,名叫蔺莉,今年11岁。

  梁洁虽然有一个任职骨科主任的丈夫,但她身为医院的护士,工作尽职尽责,从不靠丈夫的关系搞特殊化。同时,梁洁还是一个非常和善、勤劳的人,虽然她因为工作的原因,经常要留在医院值夜班,但她在次日早上下班回家后,从来不会因为夜班的缘故而直接睡觉,她回家后总是先做早餐,再做家务。即便保姆金萍多次对梁洁表示,这些事情是她的份内工作,由她来做就行。梁洁却一直坚持要自己做,称这些工作都是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等她忙不开的时候再叫金萍帮忙。

  金萍年纪虽小,却并非好吃懒做之人,女主人梁洁的做法让她觉得自己的工钱拿着心里有愧,平日里总是寻找机会多干活,以此来回报梁洁对她的好。因此,金萍有时候忙完梁洁家的工作,就会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到梁洁的父母家去帮忙。金萍的表现让梁洁的父母非常满意,有时候忙得晚了,就会留金萍在家里用晚餐并住上一晚,第二天上午再让金萍回到梁洁家工作。对此,梁洁并不反对,蔺宇飞因为工作忙经常不在家,也很少管家里的事情。

  8月9日,梁洁当天晚上不用值夜班,金萍就去了梁洁的父母家干活,由于忙得较晚,当晚就住在了梁洁的父母家中。8月10日早上,金萍在梁洁父母家吃过早饭后,赶往梁洁家开始今天的工作。由于路上堵车,金萍赶到梁洁家的时候,时间已经来到9点左右。这个时间到雇主家显然已经有些晚了,金萍匆忙拿出钥匙开门,进门后却看见了意外的一幕。

  金萍打开房门进屋后,就看到了女主人梁洁躺在客厅沙发前的瓷砖地上,惊得金萍一声尖叫。金萍赶紧跑到梁洁的身边,试图将女主人梁洁从地上扶起来,这一扶她才发现,梁洁的身体已经有些僵硬,而且身体发凉,再看梁洁的面部,发现她的唇边和鼻子都有血迹。

  金萍将梁洁扶到沙发上以后,赶紧给男主人蔺宇飞拨打了传呼,内容是“梁洁急病,速归!”事毕,金萍又赶过去照顾梁洁,但无论她怎么呼唤,梁洁始终也没有恢复神志。她试着用手去试探梁洁的鼻息,发现梁洁已经断气了。金萍毕竟是20岁出头的小姑娘,发现梁洁死后吓坏了,赶紧跑出了房间,向对门的邻居求助。

  蔺宇飞家对门住着的是一位老教授,家里平时只有老两口居住。由于住着对门,金萍与老教授夫妻逐渐熟悉起来,称呼老教授为张爷爷。金萍焦急地拍张教授房门时,老两口刚从外面散步回来,听到金萍的求救声后开门询问情况,从金萍的口中得知,梁洁死了。张教授的阅历丰富,让金萍不要慌,先打电话报警,然后保护好现场,安静地等待警察来。

  通过金萍的讲述,警方基本了解了金萍发现梁洁死亡前后的经过,也对死者的家庭情况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另一边,赶赴现场的刑警对现场的勘察也已经有了结果,但刑警在现场勘察过程中,发现了很多可疑之处。

  死者的住宅是一套三室一厅的楼房,这样的规格在当时属于大面积住房,从住房来看,就能知道死者家的经济条件不错。这套房子与楼道之间的门一共有两扇,一扇是门房,外面还有一扇防盗门,安全防护功能很强。经过仔细勘察发现,这两扇门都没有被破坏的痕迹,两扇门的门锁也都没发现被撬动的情况。

  另外,整个房间内的窗户,除了大卧室的窗户是敞开的,其余的窗户均关闭。大卧室窗户外安装了铁护栏,外面的人无法通过护栏进入房间,护栏也未发现有被破坏过的痕迹。从窗户和门的勘察情况来看,基本可以排除有人从外部强行入室作案的可能性。一般出现这种情况,如果死者是被人杀害,熟人作案的可能性非常高。

  至此,对案发现场的勘察都比较顺利,但刑警对室内的现场勘察时,却发现了疑点。案发现场的屋内,被翻动的情况非常明显,甚至可以用“一片狼藉”来形容,就连电视机都被掀翻在地。从这样的现场来看,属于一种现场遭窃的表现,根据以往的办案经验来看,凶手的杀人动机很可能是谋财害命。但随着勘察的进一步深入,刑警却发现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刑警发现,案发现场初看虽然非常乱,但有许多疑点让人觉得蹊跷。例如,卧室衣柜里的大量衣物都被翻了出来,但仔细观察之下就会发现,这些衣服虽然被翻了出来,却依然保持了在衣柜摆放时的折叠状态,也就是说,罪犯将衣物从衣柜拉到地上后,却并未一件一件翻找过。还有,死者家里的大彩电足足有25寸,虽然被人掀翻在地,但经过仔细检查,却发现电视外表没有任何轻微损坏,电视被人从电视柜上掀翻在地,怎么可能一点破损都没有呢?

  勘察过程中,刑警还发现了一个带锁的公文包,其中装有近万元的现金,以及几张存折,凶手却连碰都没碰,完好无损地放在原处。被人四处乱翻的案发现场,应该是凶手搜寻财物时造成的,为何又没有拿走装有近万元巨款的公文包呢?

  除此之外,刑警对茶几上摆放的半个西瓜也产生了质疑。在案发现场的茶几上,有两杯饮料以及半个西瓜,乍一看会认为是死者生前以这样的方式招待访客,但仔细检查发现,这半个西瓜并不新鲜,已经出现了因水分流失而导致的萎缩,甚至已经开始变质了,谁会用这样的西瓜招待来访的客人呢?

  刑警现场勘察的同时,法医那边也展开了尸检。法医根据死者的尸斑和身体僵硬程度判断,死者的死亡时间不长,遇害时间就在当天早上6点到8点之间。法医还发现,梁洁的膀胱里充满了尿液,这表明梁洁起床后,到她遇害死亡,期间连厕所都没有上过。最让法医觉得奇怪的是,在梁洁的尸体上只有一道脖子上的勒痕,身体其他位置均未发现任何伤痕,哪怕是淤青都没有。在梁洁遇害的客厅里,刑警也没有发现任何的打斗痕迹。要知道,梁洁的年纪只有38岁,身体状况又非常好,这样一位女性被人勒住脖子,怎么可能会丝毫不抵抗呢?

  就在刑警和法医在案发现场发现诸多疑点的时候,接到保姆讯息的死者丈夫蔺宇飞乘出租车回来了。他匆忙地结账下车后,快速朝家的方向跑了过去,气喘吁吁的蔺宇飞刚进门就扑到了已经被抬上担架,蒙上白布的妻子尸体上哭喊:“小洁,是谁杀了你,他怎么这么狠毒!你死了,我一个人可怎么活啊!”蔺宇飞的哭喊声让在场的不少人心头都更觉得悲凉,但蔺宇飞进门后说出的这一句话却引起了刑警的注意。

  之前向金萍了解情况的刑警不动声色地走到金萍身边,小声与金萍核对,她早上给蔺宇飞发传呼讯息的时候,是否告知他梁洁是被人所杀?金萍对此印象非常深刻,肯定地告诉刑警,她通知蔺宇飞的时候,告诉他女主人得了急病,并未说梁洁被人杀害。冯长生得知这种情况后,又亲自来到案发现场门外,与守在门外的侦查员们逐个沟通,蔺宇飞下车进入案发现场的过程中,他们是否告诉过他梁洁是被人杀害的消息?所有侦查员告诉冯长生的答案,都是“未曾向蔺宇飞提起过”。

  案发现场的勘察结果本来就疑点重重,再加上蔺宇飞进门后的这句话,暴露了他对妻子遇害“未卜先知”的情况,蔺宇飞的嫌疑陡然上升。本来,根据办案的程序来讲,妻子遇害的情况下,警方在第一时间了解丈夫的情况也属于正常,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冯长生如同没有任何发现一样,按照正常流程安排刑警对蔺宇飞进行问话。

  面对刑警的询问,蔺宇飞说出了自己最近两天的活动情况。据蔺宇飞所讲,8月9日这一天,外地来了三名客人旅游,他陪着三人整整游玩了一天,到晚上将他们安顿到酒店后,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当天晚上回家后,因为白天忙了一天太累了,早早地就睡觉了。

  三位客人的旅游计划并未结束,次日蔺宇飞还要继续陪他们去游玩。但蔺宇飞身为骨科主任,当天有一份科研报告需要交给院部,又不能因此耽误陪客人。所以,次日早上6点左右,蔺宇飞就早早地起床了,快速洗漱完毕后,赶到医院办公室将未完成的报告继续写完。蔺宇飞根据自己报告完成的进度来看,7点40分左右就差不多完成,他看时间还早,想赶回家吃早饭,就给家里的座机拨打了电话,结果无人接听。

  蔺宇飞以为妻子出去买菜了,也没在意,完成报告后就独自驱车回家了。蔺宇飞到家后敲门无人回应,他打算自己开门进屋的时候,又发现家里的钥匙忘在了办公室。此时的时间已经8点左右, 距离他与客人约定的8点30分见面时间不远了,蔺宇飞只好驱车赶往酒店,陪同客人一起按照原计划去游玩。

  在酒店见到客人后,他乘坐上客人的奥迪轿车,充当客人的向导。去往景区的途中,他的传呼机突然接到消息,打开信息一看,他才知道自己的妻子出事了。为了不让客人扫兴,他让客人继续旅行,自己则打车赶回家中。没想到,他与妻子刚刚分开数小时,再见妻子的时候她已经遇害了。

  蔺宇飞讲到这里,对自己忘带钥匙的事情非常自责,他认为妻子的遇害自己有很大责任,如果他不忘记带钥匙,就算不能当场抓住凶手,至少也可以将自己的妻子救活。蔺宇飞一边说,一边取下眼镜,用手擦拭起自己的眼泪。刑警见状,没有对他的说法提出质疑,简单地安慰了蔺宇飞几句后,又询问他对于凶手的身份,心中是否有怀疑的对象?

  听到刑警的问话,蔺宇飞起初表示自己的头脑现在很乱,一时间想不到有什么可疑的人。随后又表示凶手很可能是熟人,他的妻子相貌美丽,曾经在自己出差的时候,他的一位姓姜的战友趁机骚扰过梁洁。这位战友也在医院工作,任职内科副主任医生,经常骚扰梁洁,他有很大的嫌疑。

  蔺宇飞还表示,他的妻子梁洁在上个月带女儿一起参加了医院组织的集体旅游活动,在珠海游玩期间结识了一位富商,两人的关系非常密切,那位富商还亲自开车将她们母子二人送回家,他也非常可疑。刑警对蔺宇飞的话都做了详细的记录,又追问他是否见过这位富商,蔺宇飞称自己没见过,但梁洁的同事见过,据说长得非常帅。除此以外,蔺宇飞表示自己再也没有可以提供的线索了。

  刑警见蔺宇飞已经说完了,便开始提出自己对此案的一些质疑。刑警问蔺宇飞,8月10日早上6点左右起床的时候,妻子梁洁处于什么状态。蔺宇飞回答称,他早上起床的时候,妻子也已经起床,与他一起洗漱。刑警又追问,当时梁洁是否上厕所?蔺宇飞的回答非常坚定,他确定妻子早上去了厕所,因为当天早上他先上厕所,妻子后上厕所,所以印象很深。

  显然,蔺宇飞的回答与法医尸检得到的结果不符,这一次刑警没有再隐瞒,直接说明了梁洁的膀胱中充满大量尿液的情况,并质问蔺宇飞,如果梁洁早上去过厕所,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蔺宇飞闻言,下意识地伸手拉了一下裤子,但很快他就又冷静下来,说出了自己的解释。

  蔺宇飞称,梁洁早上去了厕所,但尸体的膀胱内却充满尿液,那是因为人在死亡后的短时间内,内分泌系统不会立即停止工作,仍然会保持一个惯性循环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尸体的膀胱内继续增加尿液并不奇怪。蔺宇飞还肯定地告诉刑警,这样的原理在医学相关的书籍当中是可查的。对于蔺宇飞的这个说法,刑警一时间难辨真假,只好将这个情况记录下来,事后再去找专业人士确认。

  刑警可能在医学方面不如蔺宇飞懂得多,但在调查案件方面却要比蔺宇飞更专业。蔺宇飞之前下意识拉裤子的动作,让蔺宇飞的小腿部分暴露在刑警的视线中,刑警在那一刻敏锐地注意到,蔺宇飞的左小腿靠脚脖处有一个近三寸长的红色划痕。

  从伤痕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刚刚形成不久的伤痕。刑警在蔺宇飞回答完问题后,立即追问这道伤痕是怎么来的,蔺宇飞顺着刑警的指示查看,这才发现自己的腿上竟然有一道划伤,随后不以为然的说,这是他刚才下出租车时,因为慌乱不小心碰的。刑警闻言,趁势追击,向他说明了下出租车根本不可能碰出这样的划伤。

  接连遭到质疑的蔺宇飞,有些恼羞成怒。一改之前全力配合的态度,怒不可遏地开始质问刑警,是不是怀疑自己杀害了有13年夫妻感情的妻子?并态度强硬地表示,自己是配合调查,刑警不要以审问犯人的口气来和他说话,否则就拿出证据,证明他是凶手。刑警见他生气后,表明自己并无恶意,只是希望通过调查来弄清事情真相,早日抓住真凶,蔺宇飞却不再说话。

  蔺宇飞这里已经无法再获得更多的线索,警方决定对之前获取的线索进行全面调查,但主要的调查方向仍放在死者的丈夫蔺宇飞身上,因为现场只发现了梁洁、蔺宇飞、金萍的指纹和线索,目前尚未出现其他人可疑的线索。为了尽快查明真相,警方立即安排警力分头进行调查取证,在这个过程中,案件调查取得了很大的进展。

  其一,警方派侦查员前往梁洁上班的医院,准备找蔺宇飞口中提到的那位姓姜的战友了解情况,结果发现,此人在一年前就已经被医院派往美国进修。侦查员又找到护士长了解情况,询问姜姓医生是否对梁洁有过“动手动脚”的行为,护士长毫不犹豫地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侦查员又提到了他们上次去珠海旅游时遇到的富商,护士长表示,当时她们旅游的时候确实结识了这样一位富商,由于富商也是西安人,大家都是老乡就多聊了几句,富商也确实给她们留了名片,但不存在蔺宇飞所说的富商送梁洁回家的情况。当时有很多人在场,梁洁虽然长相貌美,但为人正派,又带着孩子,她和富商根本不可能存在任何暧昧关系。

  为了求证,侦查员根据护士长提供的那名富商的名片,将富商的信息传递给珠海警方,让珠海警方协助调查。经珠海警方核实,这名富商目前仍在珠海,近一个月的时间都没有离开过,自然也不会到西安。

  其二,警方派人找到一位泌尿科权威教授,询问了蔺宇飞之前所说的“人死亡后泌尿系统惯性循环”的问题。老教授听到有医务工作者提出这样的说法,顿时感觉非常可笑。老教授坚称,肾脏不会在人死亡后进行什么所谓的“惯性循环”,并声称这是他从医50余年来,听到过最可笑的说法。

  其三,根据蔺宇飞的说法,他曾在案发当天早上,在办公室给妻子拨打过电话,但没能接通。为了证实这一点,警方派侦查员前往当地的电讯局核实情况,结果发现,蔺宇飞当天根本就没用办公室电话拨打过家里的电线分曾向他的三名客人所在的陇海大酒店拨打过一次电话。据他之前对刑警所说的情况,这个时间点他应该已经离开办公室回家了,显然他是在说谎。

  基于以上的调查取证,蔺宇飞的作案嫌疑越来越大。警方又专程前往医院,向蔺宇飞的同事以及保姆等人了解了他们夫妻的情感状况,竟然得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同事以及朋友都认为蔺宇飞与梁洁的夫妻感情一直很好,非常恩爱。但金萍却认为,蔺宇飞与梁洁的感情非常一般,根本没有外人说得那么恩爱。蔺宇飞的女儿蔺莉告诉刑警,她多次听过父母吵架,有几次蔺宇飞还打了梁洁,并亲耳听梁洁哭着说过,要和蔺宇飞离婚。警方根据这样的调查结果判断,蔺宇飞与梁洁的夫妻感情其实并不好,但他们顾及面子,所以在外人面前伪装成很恩爱的样子。

  这时,将梁洁的尸体带回去做进一步尸检的法医有了突破性进展。经过法医仔细搜索、化验、比对后,在梁洁指甲内提取出微皮屑和血痂,确定属于蔺宇飞。得到这个证据后,刑警联想到此前蔺宇飞小腿部位的划伤,对突破蔺宇飞已经有了很大的把握。

  据此,警方准备正面接触蔺宇飞,对其进行突破。蔺宇飞被请到警察局后,专案组成员开始对其展开讯问。面对准备非常充分的专案组成员,以及铁一般的证据,蔺宇飞再也无法维持之前的嚣张态度,最终低头认罪,说出了自己的犯罪过程。

  据蔺宇飞交代,他出生在一个经济条件不错的家庭,自己本身也是一个大家眼中的好学生,在校期间学习成绩非常好。大学毕业以后,凭借自己在学校的优异表现,很快就谋得了一份医院的工作。工作期间,因为医术精湛,治好了很多的患者,在医院里逐渐有了名气,得到了医院的重视,职位也随之不断提升。

  蔺宇飞刚升任骨科主任那年,年龄才40岁,身边人对他的评价基本都是医术精湛、年轻有为这样的赞誉之词。蔺宇飞的事业非常成功,如果按照这样的情况发展下去, 未来的成就也绝对不会低。但随着他职位的升高,他在工作期间开始出现很多的应酬,出国学习、开会的机会也逐渐多了起来。

  由于蔺宇飞经常外出,结识了许多很有实力的客户,这些客户以及朋友经常会邀请他一起在工作之余进行一些娱乐活动。蔺宇飞是一位医务工作者,一直以来都以学习和工作为主,对休闲娱乐场所非常抗拒。但因为工作关系,有些应酬无法推脱,只好硬着头皮和客户去休闲一番。

  随着时间的推移,蔺宇飞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甚至开始主动约朋友出去休闲。蔺宇飞的改变在任职骨科主任以后非常明显,依然保持着原来生活习惯的梁洁,对蔺宇飞的表现非常不满意,为人正派、思想保守的梁洁,认为蔺宇飞的做法非常不妥,并提醒蔺宇飞,你是一个医疗工作者,救死扶伤才是你应该做的事情,希望你能懂得自尊自爱,推掉那些不必要的应酬,更不要主动去组织休闲娱乐性质的活动。

  梁洁这番语重心长的话,蔺宇飞根本听不进去,反而认为梁洁不懂得生活。此后,蔺宇飞虽然对梁洁有所顾忌,但依然我行我素,经常陪客户直到深夜,甚至有时候夜不归宿,两人经常为此吵架,甚至发生肢体接触。

  8月9日晚上,蔺宇飞送客人到酒店后就回家了,梁洁得知蔺宇飞又开始整天陪客人游玩,与蔺宇飞大吵了一架。蔺宇飞与梁洁夫妻二人各执一词,互不相让,怒气上涌之际,两人越吵越凶狠,说了很多互相伤害的话,气得梁洁悲痛欲绝,大哭了一场。

  8月10日这天早上6点左右,蔺宇飞早早地起床准备到医院完成报告,然后再去酒店陪客人游玩。没想到他刚起身准备下床,就被同样醒来的妻子一把给拉住,嘴里还嚷嚷着不让他去陪客人游玩,如果他今天一定要去,就先把离婚手续给办了再去。

  蔺宇飞认为梁洁的行为是无理取闹,已经限制了自己的自由,梁洁则表示,你如果想拥有自由,就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蔺宇飞气坏了,警告梁洁不要以死来威胁自己,他根本不在乎。梁洁闻言,一脚将毫无防备的蔺宇飞给踹下了床。被踹下床的蔺宇飞虽然没受伤,却因此勃然大怒,起身后随手抓起床头吊着电蚊香的尼龙绳,绕在了梁洁的脖子上使劲一勒。

  梁洁颈部受到压迫,本能地开始挣扎起来,就是在这时,她的手将蔺宇飞的小腿划出了一道伤痕。很快,梁洁便没了动静。逐渐冷静下来的蔺宇飞,松手后才发现,妻子的嘴角已经出现了鲜血,人也已经断气了。蔺宇飞并没有去公安局自首,反而想伪造现场逃脱法律的制裁,但他平时在家的时候不多,竟然都不知道那半块西瓜已经开始变质,被他当成招待客人的水果摆在了茶几上。最终,错漏百出的伪造现场,进门后“未卜先知”的一句话,让他的罪行暴露无遗。

  至此,一个幸福的三口之家支离破碎,蔺莉前一天还是个家境优越的女孩子,如今却突遭变故,成为一个痛失双亲的孩子。所以,人活着一定要懂得自尊自爱,要倾听身边人的告诫,更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不要因为一时冲动而葬送了美好的人生。同时,在这里向所有奋斗在一线的公安干警致敬,正因为有你们的守护,才能有稳定平安的生活,才能让罪恶无处遁形!


上一篇:未来这5类护士薪资最高包括你吗?
下一篇:护士不只是打针输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