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深圳托育园及其对策

时间:2022-03-03

  北京时间2月18日,就在深圳市托育人满心期待托育园21日左右复课的时候,迎来了深圳市校园疫情防控工作专班的通知,除高三学生均不返校,复课时间待定。

  这意味着,深圳的托育机构,从1月上中旬前后停课以来,已经停摆超过一个月。更要命的是,春季是托育的“旺季”,这一停课,托育机构有可能错过了一年最好的时候。

  众所周知,0-3岁托育服务,线下场景是主阵地,相比于其他年龄段的教育和服务,对线下的依赖程度更高。在不能线下复工复托的这段时间,失去了正常的营业收入,无论是房租、人员开支,还是企业日常运维,都成为托育服务企业“难以承受之重”。

  他们提出质疑,深圳的商场,游乐场,餐馆都在开,托育早教为何成为“高风险”“严防区”?他们开始考虑,是否可以向卫健局请愿复托,哪怕就是限人数。毕竟深圳这样一座活力的城市,这么多双职工家庭,很多老人不在身边,还有很多医护奋战在抗疫一线,他们的孩子要有人带。

  深圳市托育服务协会迅速反应,他们当晚就发起了《深圳市疫情之下托育机构生存现状调查》,问卷涉及托育机构相关信息及疫情下希望获得的帮助和诉求,以期共克时艰,为托育管理部门提供决策依据。

  《托育研究员》在两年前,2020年3月,完成过一次系统的《疫情之下,托育机构生存现状调查》,当时全国超过1000家托育机构参与问卷。

  我们当时的调查结论是,我国绝大多数托育机构都比较“年轻”,超过5年的凤毛菱角,家庭对托育服务的认知有限,绝大部分机构都还在爬坡期,还没有走到回本期。所以一旦停课,面临的现金流压力就非常大。

  本轮深圳疫情开始之后,就有机构迅速反应,开始为家庭提供上门托育服务。这是非常明智的。

  上门服务不仅可以用于“销课”,还可能通过裂变和转介绍在疫情期间创造少量收入。难点在托育老师的上门服务培训和流程标准化。

  开展上门服务的相关托育机构负责人坦言:作为疫情应对应急办法,要做好老师上门托育服务的培训,不指望挣钱,可以把老师的工资保住。

  由托育机构的专业老师来定制户外活动内容,利用小区绿地或者公园等户外场地(托育机构一般都扎根在社区,基本都是附近的孩子,有这个天然的便利),有计划有组织的进行户外亲子活动。一般家长都可以接受和买单。

  疫情停课期间,定制化户外活动,是各地都在采用的托育“销课”神器,可以很好的避免退费。

  托育的线下服务无法被线上交付代替,不可能完全线上化。严格意义上,国家曾发文要求,疫情期间“停课不停学”,对学龄前的线上服务不允许收费。线上化可以作为家园共育服务的一部分,丰富疫情期间与家庭的互动,减少退费。

  附上《托育研究员》往期涉及疫情应对的文章,希望对深圳和其他正处在疫情影响下的从业者有所帮助:

  期待疫情早日过去,深圳早日恢复常态,托育早日复工复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上一篇:抗击疫情守护家园!福保街道全力以赴
下一篇:符合疫情防控要求的港区政协委员将到京参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