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沪的武汉金银潭医院护士长:给老朋友帮忙没把自己当外人

时间:2022-04-07

  今天早上7点,我们在火车站集合,7点57分出发,中间没有停,11点30分左右就到了虹桥火车站。

  因为武汉金银潭医院本身承担着湖北省内的防疫工作,所以这回支援只给了6个人的名额,标准配置:1名医生和5名护士。大家报名都很积极。

  因为担心初到上海万一出现对接不畅的情况,我们自己带了两天的防护物资,也带了心电监护仪、除颤仪、移动式抢救车这些设备过来。下车时,虹桥火车站的工作人员都特别热心地帮忙拿东西,又帮我们把物资全部送上了转运大巴。他们的工作做得这么细致,却还一直在说感谢我们,我真的挺感动的,我觉得大家都是一家人。

  从虹桥火车站去往酒店的路上,同行的小姑娘对我说:“主任,街上都没有人。”今天是个晴天,我望向车窗外心里很不是滋味,就想起两年前的武汉。上海街头空空荡荡,如果不是因为疫情,城市里一定是车水马龙的。这点别的地方的人可能体会不到,但武汉人感同身受。

  2020年武汉疫情时,正值春节,天气比较冷。上海医疗队带着很多物资第一个入驻金银潭,接管了两个病区。相比别的团队而言,上海队是整建制地接管,并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布置整个病区。撤病区的时候,他们留下了很多宣传册,值得我们借鉴,我们如今都还在沿用。上海医疗队走的时候,没有用完的物资,也都捐给了我们。

  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重症医学科的钟鸣主任在小年夜那天就赶到武汉,是上海前往武汉驰援的“最早逆行者”,他后来负责我们科室。从1月到4月,钟鸣主任和我们并肩作战,一直到武汉疫情结束他才走。

  别人想到上海,可能是外滩这些景点,但我一想到上海,就想到上海医疗队,想到了钟鸣主任。这次来上海,就是一种要去给老朋友帮忙的感觉,我没有把自己当外人。

  所以在来上海的路上,我们都在说,当初上海队接管我们的病区,我们现在来也是一种报恩。

  接下来,我们湖北的1000多人应该要分几个地方,第一是负责采样工作,还有就是进方舱。在上海待多久,我没问过,我的家人也没问过。我想,当时上海医疗队去武汉的时候,他们也不知道。


上一篇:天风证券:给予大博医疗买入评级
下一篇:心梗患者心跳越来越弱护士长跪地开辟生命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