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医护驰援上海方舱 连线前线医生

时间:2022-04-24

  黄建峰表示:“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帮当地克服疫情,助力上海尽早实现社会面清零目标。”

  4月中旬,通用技术集团航天医科所属中国航天科工集团七三一医院23名医护从北京出发,进入上海市五中方舱医院展开救治工作。昨日,新京报记者与医疗队进行了连线。

  医疗队队长黄建峰介绍,该方舱目前收治感染者1600余人,最小的不到10岁,最大的超过90岁。队员在舱内要连续工作6小时,有的情况下一人要管两三百名患者,工作强度较大,“大家咬牙坚持,尽快帮助当地控制疫情。”

  航天科工集团七三一医院援沪医疗队部分队员在忙碌之余合影。航天七三一医院供图

  我们4月13日接到任务,当时上海疫情正在高位运行,需要全国各地的支持。我们不到一天的时间集齐了队员,第二天就出发了。

  队员一共有23名,来自传染病科、呼吸内科、ICU、神内、泌尿外科、中医、口腔科、麻醉科、放射科等多个科室,包括5名医生、1名检验师和17名护士,都是精兵强将。医生中有2名主任医师、1名副主任医师、2名主治医师,护士中有11个是主管护师以上,9个是护士长级别的。我年龄最大,59岁,最小的队员只有23岁,是急诊科的护士,比我孩子年纪还小。

  4月14日下午,我们到了杭州萧山机场,马上坐大巴车赶到上海。我们对接的医院是上海市五中方舱医院,位于虹口区,当地的医务人员已经非常疲劳,我们要立即分担他们的救治任务,让他们休息休息。当然我们也要确保医疗队零感染,不能加重疫情负担,不能减员,15日一天开展了防护训练。17日凌晨医疗队进入方舱医院,正式开展救治工作。

  航天科工集团七三一医院援沪医疗队队员正忙着处理方舱内的日常事务。航天七三一医院供图

  上海市五中方舱医院是临时改造的一家方舱,原本是一所刚建的学校,还没有招生。4月13日,当地收到建方舱的通知,14日上海市第四人民医院的医护人员就进驻了,整个进度很紧。现在方舱一共有3栋楼,有的开了4层,有的开了5层。

  目前方舱内收治的患者有1600余名,高峰时期有1800名左右。患者年龄跨度比较大,小的不到10岁,高龄的90多岁,总体上中年人比较多,40-59岁的人群占比在26%左右。

  绝大部分是无症状感染者,身体没什么问题。我们最关注的是老年人和一些有基础病的群体,他们属于高危人群,方舱的医疗设备和药品不像医院那么齐全,所以得随时注意他们的病情变化,一旦有加重的倾向,要及时和当地卫健委或者定点医院联系转诊。前两天,一个老人出现了并发症,我们也是四处联系转运,第二天成功转走了。

  现在有9个肾透析的病人,需要定期用负压救护车运送到医院进行透析,然后运送回来;还有一部分患者有复杂基础病,包括高血压、糖尿病、肺病、肝病等;一部分年龄在70岁以上的老人,这种不管身体情况如何,都是重点关注对象;还有一些突发高烧的。但上述患者总体数量还是不算多。

  目前每天都有出院病人,4月21日当天出院了150多个。我们也还在收治新感染者,整体上处于有进有出的状态。

  我们是接国资委任务前来支援,国资委一共派来了22名医生、90多名护士,全员分成5组,一次进舱6小时,30个小时轮一次班。进舱之后,我们要给患者采集核酸,他们达到标准后才能出舱;新入舱的患者,我们要登记信息,包括名字、床号、病史等基本情况;每天例行查房,跟进重点病人病情进展,在这期间可能需要会诊、转诊;还有很多舱内外信息沟通的工作。

  航天科工集团七三一医院援沪医疗队队员在忙碌之余合影。航天七三一医院供图

  现在人手紧张,工作压力还是比较大的。有的医生一个人要管理两层楼、两三百个病人,与平时在医院完全不一样。大家工作的时间也比较长,从宾馆到方舱路程20多公里,进舱待6小时,穿脱防护服的时间也比较久,每天从出发到回来,大概要11个小时,这个过程中不能上厕所、喝水、吃饭,只能穿尿不湿,有的护士还差点儿虚脱。这是特殊时期,大家都在咬牙坚持,当地的医护比我们更累。

  我们有严格的防疫要求,医院和宾馆两点一线,下班了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不外出,每天会有人把饭送到门口。

  会有一些压力,但总体还好,虽然在住处不能串门见面,但我们也会在适当时候给队员做心理疏导,通过视频过过生日。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帮当地克服疫情,助力上海尽早实现社会面清零目标。


上一篇:智医心得 大数据人工智能在医院建设中的应用
下一篇:吉林市中心医院和第七方舱医院实现闭舱休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