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解儿科医生紧缺还应做些啥?

时间:2022-05-30

  交汇点讯 南京鼓楼医院儿科门诊5月20日上午正式对外开诊,儿科病房也将很快交付使用。今后家长带患儿看病就医时又多了一个选择,长期以来,南京主城区患儿就医时一号难求的现象也将得到缓解。

  当天8时多,南京市民孙女士带着11岁的女儿成为了鼓楼医院儿科开诊后的首位患儿。“一直都有关注鼓楼医院的微信公众号,昨天看到儿科要开诊很方便、很开心。”孙女士告诉新华日报·交汇点记者,最近女儿一直手指关节痛,前几天看到医院预发的消息后,随即就线上预约挂号成功了,“选择鼓楼医院主要还是因为很信赖大医院的医疗水平,以前也在这里就诊过,总体感觉不错”。

  记者在现场看见,鼓楼医院儿科门诊位于门诊新大楼一楼,环境整洁、设施齐全。除6间诊室外,还设有儿童专用候诊区、抢救室、雾化室、输液室等。为了减少患儿们的紧张害怕情绪,在环境装修时还专门设计了星空顶灯、卡通壁纸等。

  “鼓楼医院很久以前是有儿科的,因此现在叫恢复儿科建制可能更准确一些。”据南京鼓楼医院院长于成功介绍,早1953年之前,南京鼓楼医院一直有儿科,后来儿科从院本部分离出院单独成立南京市儿童医院,距今已有69年了。有了儿科,内、外、妇、儿一级学科就没有短腿了,鼓楼医院作为三甲大医院学科生态也就更健全。这样,来南京就诊的患儿家长也多了一个选择。

  据了解,虽然南京市儿童医院院本部与南京鼓楼医院近在咫尺,但近年来儿童医院的发展重心转向南京河西南地区,一些重要的科室也搬到了河西南,中心城区有些患儿到河西南看病并不是特别方便,因此鼓楼医院开设儿科有着巨大需求。南京鼓楼医院儿科主任刘光陵介绍:“原先由于咱们院没有儿科诊疗资质,许多先天性心脏病患儿、产科新生的患儿都不能就诊,不得已转院。今后这类患儿都不用转院了。”

  “目前,儿科现有高级职称医师3名、硕士生导师2名、博士后1名、博士2名,设有专家门诊和普通门诊,专家全天坐诊。一般的患儿常见病、多发病都能接诊。未来将持续引进高层次人才,不断提升科室综合实力。”刘光陵表示,后续还将开设儿科病房,将设床位48张。科室承担儿科常见病、多发病的临床诊疗工作,其中儿童呼吸、肾脏、风湿免疫、内分泌和新生儿疾病诊疗为科室特色。

  记者了解到,目前南京鼓楼医院儿科门诊时间(含普通门诊、专家门诊)为每周一至周五,早晨8时到中午11时半,下午2时到5时半,周六、周日为早晨8时到中午11时半。市民可到现场或在医院微信公众号、“我的南京”App上在线预约挂号。医院方面预计,今年8月份左右,儿科急诊、儿科病房等将陆续开放。

  患儿就诊难、儿科医生紧缺一直是社会关注热点话题。在南京,除了南京市儿童医院这所实力最强的三甲专科医院外,江苏省人民医院、江苏省中医院、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南京市第一医院、南医大二附院、南医大附属逸夫医院等都有儿科。据了解,除了南医大二附院儿科规模较大以外,其他医院儿科规模都比较小,诊疗力量一般,功能、服务能力有限,且多数只有门急诊而没有病房,有的近几年甚至还不断萎缩,只留儿科门诊而没有病房。

  对于家家“小皇帝”而言,小孩稍有点疑难杂症,家长都冲着儿童医院奔去。其实,南京几家大医院的儿科接诊不仅仅是南京的小患儿,而是承担着全省儿科中心的角色。以南京市儿童医院为例,门急诊收治的小患儿约一半是来自苏北地区及安徽周边。长期以来,儿科医生工作繁忙、压力大。

  综合性大医院为何不愿意大力发展儿科?“因为儿科风险大、成本高,而且还容易惹医患纠纷。”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儿科医生告诉记者,孩子生病,多数说不清楚哪儿不舒服,医生很难与孩子交流,因此儿科素有“哑科”的说法。患儿又不配合医生检查,易误诊、漏诊。而且小儿病情变化快,风险就更大一些,儿科发生医疗纠纷、护士挨骂、挨打的概率比其他科室高出许多。

  据了解,儿科成本高、经济效益低,也是综合性大医院不愿意发展儿科的重要原因之一。 “小儿科病人有这几个特点,一是用药少、检查少、手术少,其次小儿慢性病少,多数是感冒发烧等小毛病,住院时间也短,而且患儿哭闹是正常现象,环境十分嘈杂,许多年轻医生、护士不愿意到儿科来。”刘光陵告诉记者,不少儿童专科医院职工的收入低于成人综合医院。综合大医院的儿科收入普遍低于其他科室,更不能与牙科、眼科、整形美容科相比。

  儿科虽然“创收”少,但其投入却比其他科室大得多——生化检查、B超、CT一样都不能少。成年人扎针时一次就能成功,而儿童可能需要浪费几个针头才能成功。而且一个患儿来就诊,通常有好几个大人陪同,无形中增加了医院的用水、用电、管理等成本。“做儿科医生,必须要有耐心、还要有热情和奉献精神。没有对职业的热情,或者说没有耐心的话是做不下去的。”据南京市第一医院儿科主任孔霞介绍,医院在绩效分配方面专门制定了向儿科倾斜的优惠政策。

  近两年来,因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家长对儿童手卫生、健康防护意识加强,儿童胃肠道疾病 、流感等明显减少,加之外地来宁就诊的小患儿急剧减少,各家医院儿科显得宽松一些。

  南京市第一医院儿科主任孔霞介绍,2019年该院儿科全年的门诊量达到8万人次,急诊也接近8万人次。但是到了2020年底的时候,门诊的数字只有4万人次,急诊不到4万人次。“因此儿科显得不太忙碌”。

  南京医科大学附属逸夫医院儿科主任任献国表示,儿科门急诊量下降,只是因为疫情暂时压抑了社会就诊需求,外地患儿不能来宁就诊,疫情过后肯定会出现强劲反弹,知名儿科一号难求现象仍会出现。

  “特别是成熟的、能独立执业的儿科专科医生并不好招,虽然目前儿科就诊人数下降,但是儿科医生缺口还是比较大。”据任献国介绍,加之国家实施积极的人口政策,将来生二孩、三孩的家庭逐年增多,从全国和长远来看,儿科缺医、少护将是长期现象。

  儿科医生培养周期长。孔霞主任表示,除要具备普通医生一切知识技能外,还得经过专门儿科培训、资质考核通过才能执业。现在儿科医生一般要本科5年毕业、再读3年的硕士研究生,研究生毕业以后再进行两年的规培,也就是说要成为一个合格的医生的线年的时间。

  此外,专家表示,儿科与大内科、外科相比,属于“小儿科”,相对而言在科研、论文方面不易出成果,许多医院从专病专治角度考虑,也不愿意发展儿科,接诊小病人后,只要病情稍微复杂一点都往专科儿童医院推。

  中华医学会儿科分会的数据显示,平均每年每家医院都有2名儿科医师离开岗位。以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为例,2012至2014年中心医务人员离职人数分别为50、67、52人,而儿科医生的离职率比其他科室高出了许多。

  据《2020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统计,2019年全国医疗机构执业(助理)医师数量为386.7万人,儿科仅占4.1%(约15.5万人),而2019年我国0至14岁儿童2.49亿,占总人口的17.8%,平均每万儿童拥有6.2名儿科医生,与同时期我国每万人拥有执业(助理)医生数27.7人相比,儿科医生数仍明显不足。

  虽然许多地方采取积极的培养、吸引儿科医生政策,但儿科医生整体上看依旧不足。有业内专家表示,缓解这一窘境,除了宏观政策要引导医学院校加大儿科专业医学生的培养力度外,还要稳定现有的儿科医师队伍,采取待遇留人、事业留人、感情留人、机制留人,让更多儿科医生和医护工作者能够体面有尊严地工作。

  近年来儿科医生数量不足,也已引起江苏省政府和卫生主管部门的高度重视,并拿出了长远规划。根据江苏省“十四五”儿童医疗事业发展规划,江苏省将引导和鼓励社会力量举办儿童医院、儿科诊所,形成多元办医格局,满足多样化儿童医疗卫生服务需求。

  “规划”还鼓励儿童医院、综合医院儿科、妇幼保健院和社会办儿童专科医疗机构探索跨院合作、跨学科合作,组建儿科专科联盟,完善不同医疗机构间的双向转诊关系,推动全省及周边地区儿科危急重症、疑难复杂病例的双向转诊。鼓励社会办儿童专科医疗机构参与区域医联体和专科联盟建设,支持与三级公立医院合作,承接三级公立医院下转儿童患者的康复、护理等业务,完善形成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儿童医疗分工管理体系。


上一篇:接诊怀孕幼女不报告门诊医生被依法追责
下一篇:在香港医生一年能挣多少?时薪为695港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