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状病毒】我们似乎都忽略了一项关键指标

时间:2022-06-22

  我们似乎都忽略了一项关键指标,即:非典型传播途径(方式)。不可想象一个传播了将近3年,全球大流行的病毒,似乎没有哪一个人能确切的说清楚非典型传播途径,从已知的人传人,空气飞沫传播,接触污染物传播等,我们包括部分从医人员也只能说出个大概。随着病毒的变异,从目前的数据来看,传播能力趋于增强,那么如今,似乎我们更说不清楚其诡异的传播途径。目前最紧急也是最重要的是,要100%明确已知的传播途径。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说空气传播,那么到底是飞沫?气溶胶?还是附尘? 还是气体分子? 接触的是 眼角膜?鼻腔? 我们目前带上口罩还有多大作用? 我们使用的快递,有没有间接接触传播风险,常规消毒有没有用?我们身边的野生动物有没有间接传播的可能性? 我们不想听到新闻今天说 “冷链传播”,明天说 “香蕉传播”。我们要的不是个案。我们需要一套完整的、动态的、精确的 传播途径和非典型传播途径(有可能的)应对方案,而且要普及到每一个人。

  头脑先清楚其极强的传播能力到底依靠的是怎样的传播方式。针对这些方式我们有没有采取【正确有效】的措施,之前的措施还有没有用?比如目前是否已经变异到 带普通口罩已经无法完全避免,那么就要有更强更有效的防护手段,而不是差不多就行。不能打破传播,永不可能结束。

  目前看,中国人戴口罩、隔离的效果就是占世界六分之一的中国,每日新增200人,我们如临大敌

  不反对现在去弄清楚疫情传播途径(现实中一直在做,但是有的国家闭耳塞听而已)

  奥密克戎病毒现在仍主要依靠飞沫传播、气溶胶传播,存在尘埃传播。这种传播方式仍然和普通流感病毒传播方式类似,侵染人体也是主要依靠接触呼吸道黏膜等部位入侵人体,不会进行消化道传播和皮肤接触传播,这是病毒的特性决定的。但是病毒会黏附到人体体毛或衣物的缝隙等位置从而被人间接吸入呼吸道,所以佩戴口罩仍有必要。

  此外,病毒的传播能力是由病毒本身的各种蛋白决定,这些蛋白完成和人体细胞膜表面受体的结合释放自己的RNA和逆转录酶进入细胞质进行逆转录并把转录的DNA整合进入宿主细胞DNA上(例如带有囊膜脂双层包裹的病毒HIV,埃博拉,乙肝病毒,流感),还有一部分病毒因没有脂双层(如登革,寨卡等),进入囊泡内吞途径然后在特定的时期由理化环境改变而激活病毒导致病毒外层结构改变,穿透内吞泡囊膜进入细胞质。但无论如何都不是所谓的外部防护措施决定的,这些防护措施也是在了解这种病原微生物的致病机理后才选择地最优措施,是经过一次次疫情冲击下的最佳选择。

  当今时代互联网也是个好东西,这些都是可以自己上网动手查出来的,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人就这么犟,非要别人把信息喂给你。此外与其在这里埋怨疫情防控的不满,不如多为国家做点事情。 减少出行,多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避免交叉感染,让国家少为你担心。那些感染病例有多少是因为按照规定执行防疫措施不幸被感染的?没有吧?不都是存在侥幸心理才引火上身的么?难道按照那些已经逝去的前人们用命探出来的经验就这么难么?我就笑笑,不说话。


上一篇:朝阳要闻_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政府网站
下一篇:新型冠状病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