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全国三级公立医院考核通报:疫情下医疗服务数量整体减少个省份医疗盈余为负

时间:2022-07-06

  原标题:2020年全国三级公立医院考核通报:疫情下医疗服务数量整体减少,20个省份医疗盈余为负

  7月4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官网发布《关于2020年度全国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国家监测分析情况的通报》(以下简称《通报》)。

  《通报》显示,经各省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和中医药主管部门审核确认,全国共2508家三级公立医院参加2020年度绩效考核。其中,西医类医院1923家(综合医院1342家,专科医院581家),中医类医院585家。与2019年相比,新增考核医院143家,因合并、降级、撤销等原因退出考核的医院共48家。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此次《通报》的结果显示,大部分指标持续向好,公立医院改革发展取得阶段性成效,三级公立医院向高质量发展方向持续迈进。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相关业务工作和经济运行情况出现一定波动,但总体上三级公立医院经受住了考验,为满足人民群众看病就医需求提供了有力支撑。

  《通报》也显示,目前我国三级公立医院发展不平衡的问题仍然存在,精细化管理能力仍需进一步提高,患者就医感受和医务人员获得感仍需进一步改善,相关部门责任仍需进一步落实。

  2019年1月30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强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意见》指出,要通过绩效考核,推动三级公立医院在发展方式上由规模扩张型转向质量效益型,在管理模式上由粗放的行政化管理转向全方位的绩效管理,促进收入分配更科学、更公平,实现效率提高和质量提升,促进公立医院综合改革政策落地见效。

  据了解,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指标体系由医疗质量、运营效率、持续发展、满意度评价等4个方面的指标构成。其中,提供高质量的医疗服务是三级公立医院的核心任务。

  《意见》要求,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工作按照年度实施,考核数据时间节点为上一年度1月至12月。2019年12月底前完成第一次全国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工作。2020年起,每年2月底前各省份完成辖区内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工作,3月底前国家卫生健康委完成国家监测指标分析工作。

  此次发布的《通报》显示,大部分医院在原有水平上均有不同程度的提升,区域间的差异在不断缩小,但差距仍然存在。

  从区域间比较看,东北地区三级公立医院的信息化水平、人员配备水平和资金保障水平等相对较弱,如东北地区电子病历系统功能应用水平级别、每百张病床药师配备人数、紧缺医师配备人数、人员经费占比等明显低于其他地区,而资产负债率明显高于其他地区。

  对此,《医改界》总编辑、北京三医智酷医院管理发展研究院院长魏子柠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首先要意识到,我国三级公立医院地区发展不平衡这一问题由来已久。近年来,东北地区经济发展滞后于中东部地区,影响了当地医院的发展,比如信息化建设、医务人员配备等方面都有所欠缺。

  “我认为要解决三级公立医院地区发展不平衡这个问题,首要是继续改革,通过改革调动医院发展的积极性和提高医务人员的待遇薪酬,并且赋予他们职业尊严感和价值感,创造出能留住人才的环境氛围。‍‍”

  在医院自身进行改革的同时,魏子柠认为还需要强化保障责任、管理责任、监督责任,统筹推进公立医院高质量发展与体制机制改革。

  魏子柠表示,这两年在疫情的影响下,部分地方的医院出现门诊量下降、‍‍住院量下降、手术量下降的情况,医院的收入减少,而负债率则有所提高。

  《通报》显示,2020年,尽管出现了新冠肺炎疫情,但三级公立医院经受住了疫情考验。在医疗服务方面,医疗服务数量整体减少,但疑难危重患者救治能力仍有提升,预约诊疗制度与疫情防控要求同步落实。

  而在运营效率方面,三级公立医院医疗盈余普遍减少。2020年,全国20个省份医疗盈余为负,占比62.5%,较2019年增加56.25个百分点;753家三级公立医院医疗盈余为负,占比43.5%,较2019年增加25.89个百分点。全国三级公立医院医疗盈余率为-0.6%,较2019年下降3.6个百分点;医院资产负债率为44.09%,与2019年基本持平。

  《通报》指出,三级公立医院精细化管理能力仍需进一步提高,体现在信息化建设、合理用药、可持续发展等三个方面。

  在信息化建设方面,从整体情况看,全国电子病历系统功能应用水平平均级别尚未满足“2020年三级公立医院电子病历系统功能应用水平4级”的要求。

  在合理用药方面,431家综合医院抗菌药物使用强度均高于40DDDs(defined daily dose,确定每日规定剂量值),三年来,上海、湖北、海南、西藏持续高于40DDDs,药物合理使用与管理仍需加强。

  在可持续发展方面,部分地区仍然存在紧缺医师配备不充足的情况,如内蒙古、甘肃、河南等省份重症医师占比较低,且明显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魏子柠表示,三级公立医院的信息化建设是一个老问题,突出特点是发展不平衡。造成这一问题的原因之一是对于医院来说,信息化建设是自筹自支,有钱就做得好一些,没钱就做得差一些。

  而对于合理用药的问题,魏子柠认为,这些年来,抗菌药物的管理已经明显‍‍加强了。不过,抗菌药物的滥用‍‍是多年形成的,尤其是边远贫困地区的医院。要做到药物合理使用与管理,还需要一个过程。

  对于部分地区重症医师占比较低的问题,魏子柠表示,重症医师这是我国近几年提出的一个重要指标,并且重症医学科成立的时间也比较晚。对于一些省份来说,人才流失加上当地大医院的虹吸作用,导致边远地区重症医师占比偏低。


上一篇:泰安市中医医院肺病中心重症监护室成立助力医院发展再上新台阶
下一篇:安徽宿州方舱医院首批58例患者治愈出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