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产后体内遗留纱布医院发声 :未及时回应是因愧疚将负责到底

时间:2022-08-25

  原标题:女子产后体内遗留纱布,医院发声 :未及时回应是因愧疚,将负责到底

  近期,江苏连云港市的朱女士在连云港和美家妇产医院分娩后,体内遗留纱布事件引发关注。日前,该事件有了最新进展。

  连云港和美家妇产医院告诉九派新闻,8月22日下午,在连云港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以下简称医调委)的组织下,医患双方进行了现场调解。

  对于“手术后纱布遗留下体”的事实,双方均表示对此没有争议,无需申请医疗鉴定。因赔偿金额、材料补充及其他问题,双方在当天暂未达成一致意见,尚未签订调解协议书。

  医调委表示,不久将再次组织双方进行调解,同时也告知患者,如果对调节结果不满,可结束调节并自行向法院起诉。

  涉事医院向九派新闻提供部分截图证据,称医院在处理该事件的过程中没有推诿。事件发生后,院方进行专项调查,处理了相关责任人,并与患者家属进行了多次协商。

  院方称,产妇家属在多次协商中坚持需赔偿20万元。对此,当事人朱女士表示,“没有一直坚持要20万元的赔偿金额,既然是协商,总是有退有让的。”据其所述,在卫健委的组织下,虽然双方目前暂未协商成功,“不过具体材料都已经提交给相关机构了,具体协商的赔偿金额暂时不方便透露。”

  此前,连云港市卫健委发布公告表示,经现场调查,确认患者举报情况属实,该院存在过错,现已对该院及相关人员行政立案。同时,约谈该院负责人,责成该院:对直接责任人做暂停执业处理,主动登门向当事人道歉,对涉事科室开展调查,追究相关人员责任,加强全院管理,开展自查自纠,杜绝类似事件发生。

  该医院告诉九派新闻,完全拥护市卫健委的处理决定,全力配合卫健委的行动。医院会深刻总结本次事件的教训,加强制度管理落实、杜绝此类事件发生。

  据当事人朱女士所言,2022年7月21日,她在和美家妇产医院分娩,7月24日出院。回家后,她觉得下体不适,于8月10日前往连云港市妇幼保健院检查,发现阴道口可见纱布,并最终取出纱布两块。

  她称,自己此前从未做过手术,怀疑纱布是生产时被遗留。在联系和美家妇产医院时,医院却推卸责任,不予理会。

  对于她的说法,涉事医院常务副院长告诉九派新闻,“产妇朱女士7月24日出院,26日下午就联系过我院工作人员,称其下体不舒服,并发送了私处照片。当时,我们的工作人员已经建议朱女士回院复查,朱女士当时也答应回院复查,但却一直都没有来,后自行在市三院取出纱布。”

  “我院领导极为重视,院内专项调查处理了相关责任人,并与患者家属进行了多次协商,从未推诿。”赵院长说。

  关于索赔20万,朱女士此前接受九派新闻采访时表示,“我气不过,就让我妈打电线万,我也并没有说一定要这个数,就是气不过”。

  该医院对九派新闻表示,发现事故后,该医院第一时间向患者道歉,并表示愿意承担责任进行赔偿。8月10日,患方组织10余人到医院协商,要求20万元赔偿。医院向患方承认医疗上的过错并致歉,表示愿意在合法范围内给予赔偿。后由于产妇“亲友团”内部意见不一发生纠纷,场面混乱。

  院方介绍,8月11日下午,应医院约请,产妇家属6人前来商谈。医院承诺,承担产妇在该事件中的一切费用。对方则表示,后续治疗多在小医院,不方便开具报销票据,让医院一次性支付20万了结此事。

  该医院称,依法向朱女士提供的赔偿包括医疗费、住院费、护理费、营养费、伙食补助费、交通费、误工费等,总金额约1万余元。此外,院方也愿意额外给予朱女士一定的精神补偿。由于双方对赔偿的诉求差距过大,未达成和解。

  此前,院方称产妇在网络上发布此事是在“网络医闹”,引发舆论。该院的赵院长告诉九派新闻,“基于以上的事实经过,以及患方在视频发布后,我院得到的部分网络信息,我院于17日发送的《医疗纠纷涉法告知函》中的表述为‘涉嫌网络医闹’,当然,是否为‘医闹’,这只能由司法机关界定。”

  “事件发生后,我们拒绝媒体采访、不发声,主要是因为愧疚。毕竟我们是过错方,一定程度上的承担产妇及家属的情绪宣泄也是理所应当;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保护患者隐私,不想对产妇今后的生活造成负面影响。”赵院长说。

  “由于信息披露不及时,对医院声誉造成了极大影响,所以才有了本次说明。”医院称,“顺产纱布遗留产妇下体事件”因医院的过错而起,不会再逃避,将负责到底。


上一篇:好医生集团耿福能:传承与发展 让中医药走向全世界
下一篇: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启动专项行动改进医疗作风、规范医疗行为